在线会员

当前有 9名访客 在线

 

不能直接下载讲道信息的用户,

请在下载按钮“ download”上,

单击鼠标右键,

选择"目标另存为

 

《罗马书讲义》05 世界的转换

05 世界的转换


祷告: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基督,我们感谢你的恩典。感谢你,在我们居在死亡中,不知道神,不知道什么是罪,活在自义当中,活在自闭的世界里的时候,你就定意为我们而死,拯救我们,赐恩典给我们,并且以圣灵居在我们里面,亲自的开导我们,使我们能够认识你、接近你、得着你,我们实在是感谢你这莫大的恩典!主啊,人算什么,人有什么可夸口的呢?若不是你的照亮,又能讲什么、说什么呢?愿这样宝贵的时间成为我们每一个人体验神,经历神,在主里面被建造,使我们听到你的声音,通过话语将你的真理启示给我们!当话语宣告的时候,隐而未显的罪被照亮,使我们不是自己责备自己,而是可以转向成为神的义的挽回祭——基督里,使我们的信仰不是空跑、不是空话,乃是行完了一切后,能真得着属天的财宝耶稣基督。愿这个时间成为我们信心得建造的时间,将一切的荣耀归给天上的父!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保罗在《罗马书》里向着罗马人写信时说到,无论犹太人还是希腊人,都要因福音得救,离开了神的恩典就没有得救的指望。不是因为信得久,听得好,懂得多经历得多了就可以,而是认识神、照亮我们的福音每一天临到才可以。所以我们每一天每一天都要在恩典里面得建造。这恩典不是满足我们欲望的恩典,不是满足我们想法的恩典,恩典就是把基督的世界不断光照、启示给我们,我们若真的经历了基督,不断破碎着自己的义进入到基督里的时候,基督里的生命、丰盛是我们无法测度的。这恩典不仅能救活我们,也能救活我们所处的每一个环境。

福音照明我们的时候,自义的世界就会被拆毁,实际上我们不是越来越难,而是在基督里更有力量,更加有盼望。真蒙恩了,里面的世界就会变得清心,就不是顾虑多、想法多。《圣经》里说,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罗14:22)。人为何行完了一切会自责呢?因为实际上人看不到神所做的事情,仍然还是在我们自义的世界里面。我们听着话语固然好,但如果在自义的世界里听,不但不造就自己,反而会成为更大的蒙蔽。因此,听福音不是听满足自己的,不是要听合于自己的,准确的讲,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听什么,自己都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福音,若不是神不断的引领着我们,任凭了我们自己的想法的话,我们果然能明白福音吗?如果按照我们心中所喜好的去行、去找的话,真的能找到福音吗?不会的。所以,越是经历完了一切,越会看到虽然我们得着了一点,但没有办法说这是我们自己得来的,因为看到凭着自己的水平,真的时常偏离,时常愿意进入符合自己的意思,满足自己的欲望的角落里去。生命的角落、生命的福音我们实在是不知道。所以在《加拉太书》里,保罗对加拉太人说:“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6-8)

我们应当想一想,怎么那么希奇,人那么容易偏离福音呢?因为我们人本就是远离了神的罪人。人的本质实际上不喜欢福音,喜欢满足自己的,喜欢能成为自己背景的,喜欢成为自己夸口的,喜欢能成为自己荣耀的,人偏向着这个去寻找,偏向着这个去做事。所以,人靠着自己没有办法寻找到福音,加尔文说人的状态是全然的堕落。我们人真的是完全的堕落,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原本不懂这话的意思,怎么人终日思想的都是恶呢?但我们用《圣经》的标准,拿基督的标准来看的时候,人真的是在基督里思想一切吗?每一天在基督里思想的有多少呢?我们常常的思念其实都是在基督以外的思念,每当思想的一切都是在基督之外思想着一切。就算看到人、听到人的指责,也并不是在基督里接受这一切,是在基督外接受着一切。因此,渐渐我们思想的一切都成为了罪的世界,常常思想的都是与主无关的世界,真正与主有关的,在基督里面的人不去寻找。所以《罗马书》3:11说:“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罗3:17-18)走着信仰生活,真正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这平安的路只是在基督里面。基督里的平安往往被我们以血气的世界来理解,好像一定什么都成了、容易了就是平安,实际上真正平安的路不知道。人所积攒的一切有可夸的了自己就平安,基督里面为我们预备的平安是怎样的我们不知道。

人总是有备无患的思维,所以一定要为自己积攒些什么才平安。听福音也有积攒的思维,常常有过这样的体验:在某些部分蒙受了很多的恩典,于是想拿着这些恩典出去分享,但到了实际的现场,发现与自己的想像完全不一样,所以连自己都没有办法相信自己、依赖自己。去了某个地区,准备讲《四福音书》,因平时有个习惯,不是讲道之前做准备,而是每次讲道之后有自己蒙恩的部分,会静下来默想中重新去整理一下所蒙受的恩典,因为想像不到的程度上看到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的恩典,所以会再次默想中做整理。这样的过程里就积累了一些东西放在包里,平时自己默想时也会拿出来看看。《四福音书》在分享的时候也有神所赐的恩典有过整理,所以就想这次拿出来看看,却发现别的都在,唯独《四福音书》没有了,才反应过来:再好的也都会过去!如果总停留在“好”的里面,就无法得着这个时间神所赐的恩典。

人常常愿意思想的是“好的”、“过去的”,但是这个时间神给的恩典是什么却不知道,甚至觉得自己回不到过去了,找不到曾经有过的那种美好的感觉、状态里去了。

按照过去讲道的方式,有序论、本论、结论,感到讲道也很容易,也成为了习惯,虽然自己心里也十分明白,没有之前的讲道模式,神也一样赐下很大恩典,并且用一块白板是没有办法把丰盛的恩典都表达出来的,有时甚至会被板书辖制,所以神就带领着尽情的见证话语,不让进到那个模式里去。但这样经历着,有时还会有想回到过去的念头出来。这就是人里面的旧皮袋,常常跟着。没有人喝了陈的酒还说新的好,人们因为陈的已经驯服了,不论好不好,都是不成为生命的,已经过去了就不成为生命了。今天有今天神所赐下的恩典给我们,但我们总停留在过去神所赐的恩典里,看不到今天神要赐下的恩典。因为过去的好,现在要更好才能站立得住,所以马上就会在血气的世界里去想,其实人有什么呢?不都是主在做事吗?那么,在今天、现在的位置上蒙主的恩典不就可以了吗?

口头这样说着,实际却看的是自己的水平。所以神也在照亮着:没有了神的恩典,我们一瞬间一瞬间都是活在血气的里面、比较的世界里、攀比的世界里。“我”做的就有比较,“我”做的就有攀比。神的国里没有比较,但在人为的世界里就有比较,有水平的高低。水平的高低不是生命,真的成为生命的才可以。但是,现在人们关心的不是生命,关心的是在自义的世界里符合自己的标准的好与不好。同样是祷告、礼拜、赞美、奉献、讲道、行为等等这一切,在自义的世界里要求的就是“好”、“更好”,这个世界是越做越窄的,越做越没有余地的,因为是人为的造出来的世界,好的下次就想更好,那么在血气的世界里我要来造作的东西就会出来。做好一次就好比被用刑的时候脚下加了一块砖一样,越高越艰难。这次的好若看不到是由于恩典,就会在下次里用自己更多的力量去做好,直到最后压得自己都做不下去。

“耶稣嘱咐门徒,不可对人说他是基督”(太16:20),为什么耶稣要这样的嘱咐门徒呢?我们一直听着主“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的话语,但当彼得这样告白了之后,主却说不可对人说他是基督,我们以为是时间表不到,基督十字架上的救恩还没有成就,所以不让说,但实际上一次都没停过的在说着。其实基督永远是基督,为什么不让说?因为不经历破碎的过程,我们讲的就永远是自己水平里的基督,讲的是施洗约翰的水平、以利亚的水平、耶利米的水平、先知里的一位——总在人的水平里讲着基督。要知道人的水平讲的基督早晚有一天会来到讲不下去的尽头。回顾我们的信仰生活,都在各自见证着基督,不管听的福音怎样,都是在自己的水平里见证,渐渐就会发现自己的水平会来尽头。以前见证信耶稣有福,会平安、喜乐,当不平安、不喜乐的事来到,这个水平就一下被质疑、动摇了,以致不敢再说什么了;当听到“耶稣是基督,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的话时,又非常高兴,这下问题都能得解决了,原来人的问题是属灵问题,人便如获至宝,什么都成了属灵问题,知道原因,也有答案了,热心的传讲了,几年过去后发现又来尽头了。耶稣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为什么问题没解决呢?越说属灵问题,属灵问题更加严重起来,通过这个看到其实自己醒悟的属灵问题、耶稣是基督与《圣经》本身所见证的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还是在自己的水平里。但在自己的水平里觉得明白了的时候就要到处去讲,讲来讲去出于自己水平的就都来了尽头。

福音不是我们的水平。我们听也是在自己的水平里听,讲也是在自己的水平里讲,这样水平里的见证不但见证不了福音,最终还成为妨碍,甚至很多人认为耶稣基督不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吗?那么,我信这些年都得着什么了?当听到耶稣生命、耶稣能力、耶稣祝福时,眼睁睁的等着这样信下去人生会有多大的变化出来,不曾想,几年过去,没有什么变化,问题仍然一堆,极力去追求、去听、去传讲的程度上,灰心也是大的。并且再加上遇到人的嘲笑时,自己的水平就无法支撑下去。

“不可对人说他是基督”是指着不可在我们自己的水平里,因为那醒悟的告白也是“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神使我们经历着一切为要让我们知道,凭着自己真的做不了什么,凭着我们自己就只能在自己的水平里,直到这时,才到了《马太福音》16:21的状态,人们不再任意的说话了,听着人的话也开始静下来,看到自己真的是在自己的水平里,开始仰望主,静静的带着一切走蒙恩的过程。看着主所行的,将自己已知的一切再一次抛出去。每当这样的时候就会发现,基督仍然在被见证,但不再是自己的水平,基督更新、更活的被得着。

基督不是我们的水平。看不到这一点,连同亚伯拉罕也是一样,因着恩典称义了,来到了信心的世界里,但亚伯拉罕经常在自己的水平里。通过亚伯拉罕,神使我们看到,人虽常常在血气的水平里,但使我们能进入到神的恩典之中的乃是神,并不是我们。

从《罗马书》四章开始,神就告诉我们基督就是神的义,但神的义怎样成就在我们的里面就是四章的内容。

《罗马书》4:1-2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

亚伯拉罕原本在迦勒底的吾珥,被神呼召,因信就走了出来,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呢?经历了诸多的试探,百岁又得了儿子,神让献儿子时还能献上,回过头来他却没有什么可夸的。我们怎样理解呢?就我自己而言,常常发现自己还没做什么呢,可夸的就已经很多了,有一点点都会不由自主的拿出来夸口。但这里却说亚伯拉罕在神面前没有可夸口的,这就是奥秘。

《罗马书》4:3-14

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作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正如大卫称那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的人是有福的。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如此看来,这福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吗?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吗?因我们所说,亚伯拉罕的信,就算为他的义。是怎么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礼的时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呢?不是在受割礼的时候,乃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使他们也算为义;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和他后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信就归于虚空,应许也就废弃了。

这话就是关键,我们究竟是因行律法成为了后嗣,还是因信成为了后嗣呢?若强调割礼就是废掉了因信称义的路。割礼和律法都是后添的,真正的后嗣、真正的应许并不是因守了律法,而是因被蒙神的召选,因着神的应许,因信才称为后嗣。所以,肉身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凭信心作犹太人的才是犹太人。不是行为上的人是真信徒,灵里不断与基督连合,走信心过程的人才是真信徒。

撒但总是搅扰人,让人看外在的。是因行割礼称义呢?还是因信称义呢?亚伯拉罕称义不是因为他受了割礼,乃是因他的信。是称义后受的割礼。先有了信,有了恩典,割礼才能成就在身上。那割礼就是将福音成为实际化,刻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人总是把顺序颠倒了,以为是先有了什么行为才能显出信心来。有人拿着《雅各书》与人争论,因为《雅各书》里好像强调的就是行为,“信心没有行为就是死的”,“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雅2:24),看到这样的话语很多人就以为要讲行为,这就是人的误区。整本《圣经》的内容从开始到最后都是因信称义,但为什么到了《雅各书》里要那样的强调行为呢?就是人在血气的世界里领受保罗的话时就偏激,好像有了信心人们就可以不要行为、不顾行为了。《雅各书》告诉我们的是真正的信心必带来真正的行为。仿佛是看着行为判断人的信心,但实际上要看的是内心的世界。行为不能带来信心,真正的信心才是行为的根源。归根结底《圣经》讲的就是得救了的神的儿女,需要照明的是心怀意念的世界。真正的信心是内在的,里面有真信心,外面必显出信心的行为来。这行为结出来的果子不是纷争、生出事端,而是使人在基督里合而为一、和平起来。

保罗就是在基督里、基督外看着一切。所以,真正的行为是从基督里面出来的。亚伯拉罕为什么能受割礼?并不是他要立功,而是亚伯拉罕借助着割礼在确认神在他身上所行的拯救的工作。亚伯拉罕被召选,九十九岁时将割礼行在了自己身上。那割礼代表与神立的血祭,实际上是亚伯拉罕走了一个认识罪,归入基督里的一个过程。虽然那时没有律法,但神用实际的现场来帮助他,以一个儿子的约,“我必使你得一个儿子”,就把人里面的罪都显出来了。神照亮我们,通过话语也照亮,通过现场也照亮。亚伯拉罕那时没有律法也没有《圣经》,但神就给他立了一个应许,要赐他儿子,后裔将如同地上的尘沙、天上的众星那样多。当这约立定以后,亚伯拉罕里面的世界就开始翻腾,总是在血气的世界里去看,怎么看也是得不着。其实,神的话语一宣告,人里面的世界就都显露了出来。虽然亚伯拉罕跟着神走,但里面却是信不着。即使看到神使他大大的得胜,行了拯救,但心中仍然不安。甚至说:“主耶和华啊,我既无子,你还赐我什么呢?”“你没有给我儿子”(创15:2-3),心中是不高兴的,因为就是得不着儿子。这就是神所行的事,借着儿子的事将亚伯拉罕里面的世界显出来。

我们里面都有信了主也一直解不开的问题,始终摆脱不掉的部分。我们常常拿着这样的部分和神来算——神啊,你不是一切问题的解决者吗?为什么这个部分解不开?我应该怎么办?人就开始愿意找方法。准确的讲,不要怨别人试探了自己,《雅各书》里说:“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神试探;因为神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真正受试探的原因不是别人,是我们里面是一个只能绊跌不可的属血气的世界。所以,并不是问题解决不了自己才不高兴,其实是借着问题不得解决把我们里面原有的血气的、属肉的世界露了出来。神允许我们遇到问题,为的是在问题中能让我们看到自己,我们却只想解决问题。

亚伯拉罕明明蒙受了许多的恩典,也打了胜仗回来,在恩典里只彰显着基督的时候,只将荣耀归给了神(创14:17-24)。虽然大大得胜了,但看自己的人生时,马上自己的水平又出来,看到自己年纪越来越老迈,耶和华将自己召出来这么些年,说要赐自己后裔,怎么到现在还没给呢?其实自己要的还是一个血气的世界里的后代,但神要给的是属灵的后代,亚伯拉罕看不见神所行的,就总想要属血气的,就有了不满。那时,神来找他,领他观看、数算天上的星,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并“要将这地赐你为业”,但他的实际仍然信不着——“我怎知道必得这地为业呢?”(创15:1-8),埋怨已经出来了。于是神就让他献祭,通过献祭要让亚伯拉罕看自己的世界,还是在血气的世界里,并不知道真正神应许的奥秘。通过献祭就让他看到,黑暗在他的里面,在自己的水平里面就是黑暗。因着这个后代要遭受四百多年的苦难。

神为什么让亚伯拉罕经历这样刻骨铭心的过犯?就是要让人知道在血气的世界里成就不了神的益处。经历了许多还是看着自己的水平,不醒悟这个部分,于是和撒莱商议,娶了使女埃及人夏甲为妾。不是单因撒莱的话,而是亚伯拉罕里面的世界撒但已经看透了,借着身边的人给挑动了。人们以为身边的人是问题,岂不知自己里面若是神的国,无论什么言语临到也不会被挑动。做事不重要,为什么做完之后他人的一句话,甚至什么都没说的一个意念,都能把自己里面的世界挑翻了呢?证明自己里面的世界还是一个自义的世界,还是一个要证明自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听话语都不客观,听的时候发现话语能证明自己的,人就会吸引过来,不能证明自己,反而揭露自己里面的,人就会排斥,这样的水平里听着话语也蒙不了恩典,人只能取自己喜好的来蒙恩典。

为什么听了许多年的话语,人生的信仰还是那么艰难呢?还是比起看神更容易看人的脸色呢?更容易与人攀比,还是在好坏对错的世界里领受着一切,看着一切,原因在哪里?不是别的,是因为里面的世界就未曾改变过。不是因为人做了什么建立的义就会大,本就是一个愿意立起自己的义的世界,只不过通过做的事多了露出来了而已。所以,可以这样讲,做与不做都没有关系,做事能揭露自己的义,神就会让做。因为不是不做事自己的义就不存在,存在——只是自己看不见。表面上看神没有很直接利落的赐给亚伯拉罕儿子,创造的主赐一个孩子还不容易吗?为什么不直接马上就给呢?因为神就是借助着得一个儿子的过程把人里面血气的世界给显了出来。

撒莱也很想要一个孩子,于是对亚伯拉罕说把使女夏甲给他,正好满足了亚伯拉罕里面的世界,不再求问神,就接受了。夏甲也怀孕了,亚伯拉罕觉得自己有儿子了。夏甲却因自己有孕,就小看她的主母。这都是信息,所以《加拉太书》四章里就出现了关于生子的内容,有人生子为奴,有人生子是为要得产业的,《罗马书》九章里也有。对于夏甲来说,是恩典临到,无奈夏甲是血气的世界,本没有立起自己人生的机会,当自己能给主人生孩子了,马上起来小看自己的主母。这个世界就是没有时受压制,拥有了就压制别人,是一个水平。所以,不要想解决现在的问题,以为解决了问题就会不一样就会好,其实解决了自己的膨胀会更大。若不转换了里面的世界,艰难解不解决都是问题。因此,亚伯拉罕从那时起,因着夏甲和夏甲所怀的孩子家庭陷入不安。本以为有儿子了的亚伯拉罕该多么痛苦呢?撒莱也是同样,没有的时候仿佛为对方着想给了对方夏甲,给了以后却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痛苦。亚伯拉罕也在其中承受着痛苦,这痛苦跟随他一生,以实玛利明明是自己所生的儿子,却不能留在家中,需要打发走。这就是一次在血气中造出来的结果,成为一生的痛跟着自己。为什么呢?因为要通过这个一生显出人里面的罪,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可夸口的。

人里面的世界不被转换,试探就总会跟着进来。看不懂这个时,就会埋怨那出主意的——撒莱出了个馊主意,其实是自己里面的世界是一样的,才会欣然接纳那个建议。若自己里面是一个清心的世界,那一切出于血气的到自己面前就会结束、消失。《罗马书》一开始就论到保罗,看到保罗与我们的想法不一样,保罗看着在罗马兴起的福音的工作,就迫切的想到那里。屡次祷告,但仍有阻隔,他却说我真的想到你们那里去,好分享一些属灵的恩典给你们,坚固你们的信心,也迫切的希望在你们中间多得些果子。现在我们愿意说这样的话吗?很多人不敢做事,一旦做事就怕“是不是我的义又出来了?”一旦做事别人会不会说我是在彰显自己?别人有没有说什么并不一定,但为什么自己里面会有这么多的反应呢?说明自己的世界不是一个看基督做事,以神的义为义的世界,还是以我的义为中心的世界。所以,该做的也不做,该面对的也没有面对,当要做事的时候马上这些就出来控告自己,把自己捆得紧紧的,什么都干不了。

保罗的世界是只在基督里面,自称是一个欠了福音债的人,被人怎样论断不重要,神让自己有了这样的想法就要到那里去看一看。保罗关心的是神的义,我们却常常关心的是人怎样看我、说我、论断我,是怕人不怕神。

我们里面的自义被揭露出来了,倒有机会悔改了,可怕的是拿着对的话将自己遮盖起来,反而连知罪的机会都没有了。神为什么把那么不愿意要的罪摆在我们面前呢?如果罪是问题,神能不能不允许罪存在呢?神为什么一定允许罪存在呢?就是借着罪让人知道我们是无义可呈的,但我们却不愿意暴露,不愿意显出来。因此,神动员了我们身边的一切,甚至动员了撒但的试探。《马太福音》四章里的试探在告诉我们什么?撒但拿着三个部分在试探,它没停止过作工,如果以血气来面对就胜不过。胜过撒但的路只有转换世界,不要想怎样胜过撒但,先要看自己是在基督里还是在基督外,在基督里撒但就与自己没有关系,在基督外撒但就会任意行败坏,撒但的试探神也在允许着,逆向使用着帮助我们,照亮我们里面的世界,所以能看到自己的罪在那里显多了,那个地方就倒有机会悔改,转向基督里边了。

亚伯拉罕也是借着儿子发现了自己里面的罪,他看到自己的家庭被自己带入那样的不和睦、艰难、纷争,就知道了属血气的世界不会带来真满足,属血气的世界就会这样混乱的世界,彰显自己的世界。所以夏甲并不是因为得着了这个孩子更感恩于主,反而拿着孩子成为了自己的背景,所以夏甲在我们的里面!

很感恩神没有让我们成什么,看不到自己在哪个世界一旦什么成了,就会像夏甲一样小看自己的主母。我最初听到福音后,也受过一些伤害,当时与妻子离开时说等我们以后建立教会,绝不伤害别人,听到这话笑的人知道这是胡话。对于当时的我不觉得这是胡话,而是郑重其事的在说。这就是还没怀上就开始小看自己的主母了,是对自己的老师、教会有意见,有小看的部分。这种骄傲在里面不知道有多旺盛,为此也想证明一下自己。于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热心的传着福音,开始建立教会,好不容易有一点果效,却成了自己可夸口的了,这就是在生子为奴。为了证明自己,教会也要以符合自己标准的来建立、来左右,不是归给神的,成了为奴的,教会也成为了自己要主张的。这就是在血气的世界里面,所以生子却成为奴。这个不要单认为指肉身的儿女,祷告也是为奴,礼拜、赞美、奉献也是为奴,因为这一切都是要自己摆布、立自己的。所以祷告也不成为福分,经济也不成为福分,儿女自己要左右看看,也不会成为自己的福。教会自己要左右也不会成为自己的福。人们看不见的话都在走这样的过程。

现在普遍的父母与儿女的关系就是生子为奴的关系。不是生子得产业、生子得基督,口里虽然不讲,但实际中却以这是我所生的,这是我的荣耀对待,因此就要用我的标准来养育,就需要听我的。学应该成什么样,上大学应该上什么样的,话都不能随便乱讲。这就是我们属血气的世界,谁也不能拦住。

我们需要好好看一看,究竟生子为奴呢?还是生子得产业呢(那真产业就是基督)?这就是不同的两种信仰生活。亚伯拉罕虽然生了一个儿子,却是以实玛利,按人意造出来的,因着以实玛利带来的痛苦直到今天也有。现在以撒的后代也和以实玛利的后代不断有战争。不要想责备以实玛利的后代,按人意所造的一切都是以实玛利,都给自己带来的是艰难。为了让人醒悟,所以神也通过生个儿女,通过后代的延续,给着世世代代信息,这两个世界始终是为敌的,属血气的与属灵的是为敌的。《圣经》里说“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6-7)。“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6:8)。

如果看不见,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撒着种,同样在做事,在哪个背景里却不知道。所以保罗一直在讲这两个世界:你在基督里呢?还是在基督外?是真犹太人还是外面做犹太人呢?

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无论什么人若在血气的世界里,神的义就与自己无关,自己就是那行不义阻挡真理的,即使在祷告也仍然是行不义阻挡真理的。这使我看到宗教的现场(以行为要称义,从人出发的信仰)为什么祷告也不得应允,为什么在礼拜也不得应允,为什么做着奉献嘴里感恩着实际却仍然是被钱捆绑的世界,跟神交换、算计的世界。这说明一开始就是属血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行完了一切不夸口都很难,不被认可就艰难。

《罗马书》4:15-16

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哪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

属乎律法就是属乎摩西的,因为律法是由摩西而传,《圣经》里把这些代表性人物记载在那里就是为了让我们知道,亚伯拉罕也罢、摩西也罢,他们都是本乎神的一个应许里。

《罗马书》4:17-25

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这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可见,亚伯拉罕称义不是因着行为,乃是因召他的神。保罗不断在讲到底是因行为称义还是因信称义。如果没有信心的根基,行为再好也是出于血气的,出于血气的没有办法拯救我们。所以即使行完了一切,若不归入到基督里面,就不完全,这就是主耶稣亲自教导的内容。

整个《罗马书》,神就是显明着基督里、基督外;是在神的义里,还是行不义阻挡真理的里面?以这两个世界在看。我们能这样看到时,《圣经》就容易看,读着《圣经》自己里面的世界就会静静的被照亮,渐渐看到自己在哪里。这样的人生经历完一切后,信心的世界没有我,只能彰显出基督来,行完了一切却只能告白出:我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应分的。做完了一切后没有夸口,要夸就只夸耶稣基督,这就是最难得的恩典。

做事的人很多,但做完了以后都在夸什么呢?愿我们只夸耶稣基督!

《罗马书》四章、五章都是因信称义的实际内容。

《罗马书》5:1-11

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着他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他免去神的忿怒。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们既藉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藉着他以神为乐。

神说:“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33:19,罗9:15),“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罗9:13)”。谁能改变这样的心愿?当我们人远离了神以后,活在自义中不断积蓄的是惹神的忿怒,谁能使这忿怒转换?谁能使神的忿怒停息,与我们和好呢?是我们血气的世界吗?是靠着立功之法吗?不能!反而只能惹动神的忿怒。所以,我们若真正进入到基督的里面,因信称义的时候,神就因耶稣基督的缘故重新与我们和好。在这里面有个过程,“我们又藉着他,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这过程就是有患难。人们信主后都不希望有患难,都想要平安,这就是我们水平里想像的信仰。《圣经》里明确的告诉我们有患难,甚至在患难中告诉我们要欢欢喜喜,因为这患难就是被律法照亮知罪的过程。从血气的世界出来,进入到神的义基督里面的过程就成为了我们的患难。真的经历过罪就知道患难不是外在的,外在的患难、艰难甚至逼迫都不重要,人完全可以超越这一切。真正最大的患难在我们里面。自义的人患难最大的原因在于不承认自己的罪,所以这样的人生,神总让他遇到揭露他里面罪的世界的事情,由不得他,败坏的势力总进来。

看到这一点后,发现自己以前真的是瞎子领瞎子。看着人的倒塌不知道原因在哪儿,看着人艰难总是不想让他艰难,看着人有重担总想帮他卸了重担,但每当这样去帮助时发现对方的担子却更重了,苦难更大了。当时不知道神为什么让他们这么艰难,后来看到他的艰难并不是因为当时的环境,也不是因为看得见的问题,真正的艰难是在他里面有一个固执的不愿意认自己是个罪人、在神面前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无义的存在的这个自我偶像,这是最难的。为了破碎这个部分,神不断让他经历这样败坏的事情。

以色列民,是神的选民,是圣洁的民,但在以色列民中总是出来淫乱、拜偶像,总是出来离弃耶和华,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反反复复的,让人读了都厌倦的程度上不断的再出来。这就是我们实在是不认识自义的世界,所以神允许撒但试探,神允许我们里面的罪显露出来,我们的患难不是为死而遭受的,死的患难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担当了,他已经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死,使我们能通过基督与神和好。这代表神已经担负了我们必死的担子,但是我们的人生仍然有患难,这患难就是让我们进入到基督的生命里面,得着更丰盛的生命而有的患难,就是要将我们里面不成为福音,属血气的部分不断的拆毁了,这个过程最难。

若不体验这个过程,能说好听的话,但体恤不了别人的软弱,不会知道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帮助不了人。不经历自己里面的罪,不经历与罪的争战进入基督里的过程,看到别人的罪自己里面会出来什么呢?只会出来论断、歧视、责备,传讲话语的人如果看不到自己里面的世界,不走这样的过程,看人时会怎么看呢?看到教会的信徒犯了罪会怎么办?会认为是污秽的,会教训、指责,这不是在帮助,是让人更艰难。貌似在帮助人,但却体恤不了人,在让人死。人都想圣洁的活着,都想干干净净的活着,但是人不知道是在血气的世界里,在自义的世界里,神允许败坏的势力进来,也是为让人真得自由出来,但人不知道,就总想用自己的努力来维护自己,维护自义的世界,这就是与神为敌的了,所以非常艰难。

有一天我接到一位姊妹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流着泪说没想到自己是一个这么恶的人。她说知道自己是一个基督徒,需要饶恕人,但自己为什么饶恕不了呢?无论向神怎么祈求,就是饶恕不了。我们怎么想呢?我们里面有饶恕吗?实际看看我们里面就知道,没有饶恕。但神为什么要让这位姊妹经历这样的过程呢?按照以前,我一定会用话语来解释她的状态,然后告诉她不要那么纠结,要想办法帮她解开里面的困惑,不让她那么艰难。但神让我看到,这是神所行的事,因为这个姊妹是一位义很强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不对的,觉得自己做的是最好的,就这样“好”着,人生里败坏的事不断进来,绝症进来,家庭破碎的事进来,家庭无法和睦的事进来。渐渐看到,问题都在自己,看见了却胜不过,痛苦得不是一般。没有安慰她什么,看到神让她经历着那个困苦的过程,就是让她在患难中什么都做不了。

患难中生出忍耐,这忍耐也不是自己能做到的,自己想忍还忍不住呢,姊妹却是有怒气想发偏偏发不出来,在自己里面积压着一切。神就是通过这个过程,使无法忍耐的她,不断进入基督里,对基督有盼望了的程度上,真正的忍耐才能恢复起来。如果对基督没有盼望就不会有忍耐,这患难就是神在帮助我们照亮自己里面的世界。人经历这种患难才能理解自己里面若没有恩典,在罪面前真的没有什么可夸的,在罪面前自己没有什么可称义的。经历了这个过程的这位姊妹,我发现她改变了,眼神柔和了,对待别人时也变了。什么也没能为她做,她就是在患难中经历了过程,甚至严重时她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常常会哭泣。但原来这位姊妹在丈夫面前一滴眼泪都不会掉,当患难来了,看到自己里面的恶、自己里面的罪,饶恕不了人、原谅不了人的时候,圣灵在她里面的照亮、责备,使她看到如果没有恩典,自己连主动伸出手来求和解都做不到,连承认自己错了都做不到。明知自己错了,又不愿意承认,那时看到自己里面的自义把自己辖制得一点自由都没有。因为自己是好的,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不好,就是这样纠结着,没有办法,只能说“主啊,我只能等待你!谁能使我改变呢?”她无论多么想改变,发现都变不了,努力做到了一点,当别人不以自己希望的来对待自己的时候,自己里面的愤怒就更大了。她发现在自义的世界里,悔改也是问题,认错也是问题。

我们对待人有了过犯时,也会去向对方道歉,道歉看似是我们应做的,但不要在这里期待什么。因为道歉若是在自义的世界里,按着对错的观念鼓起勇气去做,道歉完了也不被对方接受,反而当对方更加倍的对自己不好时,心里的怨恨会比道歉之前更加剧。这就是神做的事情,让人立不起来自己的义,反而里面的愤怒更大。神就是让人看见这个世界,道歉也不是真正的悔改,道歉也是为了挽回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结果没能挽回,道歉反而成为了自己的义,自己作了工,却没人给工价,以为自己没有指望什么去作的,但作完了发现指望是跟着来的。我们以为得罪的是人,其实想要立起自己的义得罪的是神的义,要立自己的义废掉神的义。不知道的程度上,都在做这种信仰生活。只知道得罪了人,却不知道得罪的是神。神是要让我们转回到基督面前来,我们却只盯着人,觉得是得罪了人总想与人和好,以属肉的方式去讨好人,对方不但不领情还以恶劣的态度反应时,关系就更加僵化。这不是说,从此我们就不用向人道歉了,这样的想法仍出于罪,在血气的世界里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都是罪的世界。人们不懂得这个奥秘,其实真正得罪的是神,是自己的义敌对了神的义,人们看不到这个,明明神已经与我们和好了,但却想立自己的义,不知道转向神的义,所以那个患难需要经历。患难不是别人加给自己的,是自己活在了老我(旧人)的世界引来的。

罪的世界里的苦毒人是无法躲避无法出来的,世界若不被转换,换了环境建造的却是一样的过程、一样的关系,最终仍是艰难。所以,里面的世界不转换,到哪里都一样,神给我们放的环境是最合适的,神所加添到我们身边的人是最适合我们的,若不是这样就没有人能挑动我们。

家庭的现场更是这样。以前,我怎样领受“帮助的配偶”的话语呢?我在外边传福音,“为主作工”,听起来是多么好的呢?所以要对方来帮助我,妻子就要在家做好一切家务,带好孩子,然后帮助我。我想出去就出去,想回来就回来,回到家中就是“我累了”——为传福音累了,妻子为我打理好一切就是理所应当的。当有一天我所行的不符合妻子,没满足妻子的要求,妻子生起气来,我也同样发起脾气,认为自己每天为主作工奔波忙碌,你在家做了些什么呢?我累了,你做些都不行吗?明明做的都是好的事,但两个人却越来越艰难,以为是帮助的配偶怎么不尽到帮助的责任了呢?感恩的是妻子的世界早早爆发了,在爆发里我才看到真帮助不是指这个。那不是帮助,是在自我的世界里造作,她成了为奴的,不知道她成了为奴的还以为是加了一个好配偶,我尽情的做着我认为该做的,却不知道妻子的世界里积蓄的是什么,直到对方爆发的时候才知道。原本看上去始终合一,什么都可以,有一天却发现不是那样了,如果还无所谓的对待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人们往往不经历这样的过程,以为对方对自己好,就可以任意的按照自己的心意对待,慢慢就成为应该的,唯独看不到自己和对方积累着怎样的过程。当有一天对方来了极限,不再满足自己时,就会看到自己里面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家庭、教会都是这样,平时看似好像很顺服,不怎么说话,好像很听话的人,不是里面没东西,只是没到露出来,没到时间表而已。以为都是弟兄姊妹,自己就任意的活,却不知道对方里面积累的是什么。当这样积累到再也无法忍受了,再也不想看着脸色行事了,就连不经意间的玩笑都会被拿出来指责,一个都不会放过。需要遇到这样的人,才能发现原来都在积累过程,不是拿着对方的顺服就可以任意。

人真的是愚拙,不知道积蓄的是什么,以为好就是好,人围绕着、捧着就好,却不知道这个世界就是彼此利用、彼此恋慕的世界,这个世界不与生命相通。在这样的世界里我能成为对方的荣耀,对方也会继续捧自己,不能成为对方的荣耀,对方马上就会来践踏自己,不知道这个就只能受伤。人其实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自己行的究竟是什么,都在自义的世界里,所以要有患难。这样的世界没有患难能成为生命吗?就仍然会在血气的世界里。所以神使这样的人遇到患难,借助患难,血气的世界无法站立,没有什么是应该的,都是要凭信心走的过程。

不是因为谁是牧师、是传道者为他做就是应该的,而是在做当中也要转向基督,走自己与基督连合的过程。也不是因为自己是牧师、传道者就只能在现场传讲话语,而是神将自己放在哪里,就在那里走与基督连合的过程,做父亲的就像个父亲的去行,是丈夫就行丈夫该行的,都是在一切所行的上得基督的过程,踏踏实实去做了才能看到自己。做完了一切看着人的反应,自己里面积累的是什么就都显出来了。

人能做些什么了,嘴上虽然不说指望什么,但心底里还是希望有所回报,有所回报、有所认可,自己就觉得好,没有回报、不被认可,所做的一切就会成为讨债的东西,完全陷入血气的世界。这就是与基督无关的自义的世界所建造的。

人在恩典里的时候,是与神相和的。唯有经历了患难,人才知道靠自己做不了什么,会发现因着人的一个不满意,因着对方一句话被激怒,自己里面的恶、血气就全出来了,人生常常因着这个在失败着。所以,人里面真的没有什么可夸的,这就是人,没有恩典什么都不是。神就是通过患难让我们看到自己,承认自己是无义的,真正进入到恩典的世界里,因着有对于基督的盼望,就能走等待、忍耐看主做事的过程。若没有福音,不用说与他人,就是与儿女都会成为仇敌。有了这福音的奥秘,就算有失误,与儿女们也能解开着一切,彼此帮助着带到生命里面。生活中往往都是琐碎的事让我们里面没有一点平安,没有一点余地,做完了人生却坍塌,做完了人生却成为徒劳,人们就不知道在哪个世界里。所以,神爱我们,也会允许患难临到我们。因为血气的世界,人生是站立不住的,这个世界被显露会成为人的患难,但遇到这个患难要以为大喜乐,这是神在帮助从血气、自义的世界进入到被神称义的神的国里面。

这就是转换世界的奥秘。

懂得了这个奥秘,吵架、失误、发脾气之后也能得着主,这一切羞辱的要变成荣耀的,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就是这样走过程。走了这样的过程,与人相处灵里就会平安,既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也能在一起做事,也有余地彼此担当,却不觉得自己付出了什么,彼此都平安。这就是在患难里经历了过程的人,能看到即使最小的、最琐碎的事,在血气里做就站立不住,做着一切也要不断寻求恩典,在过程里也看看自己为什么不想做,因为人就是不愿意约束自己。所以在做的里面也不住的求主使自己忍耐,看主所赐给的力量,就会不断体验到从主来的力量与喜乐,在做的里面可以超越,得自由,并且经历了做的过程也能体恤人。

神让我们通过一切的过程,都是拆毁我们自义的过程,不经历患难就不会体恤人的苦难,经历了患难不断寻求恩典,与主连合,就会越来越在一切上得自由。否则,世界不变就会成为患难。

所以,愿意看一看基督所做的事情,人里面就会出来忍耐,这忍耐不是自己努力出来的,而是在平稳安静中出来的。自己的主张没了就是平安,自己的主张强就会艰难,当放下自己的主张时,在任何人、事情、环境中都能看到神所赐的恩典。其实我们明明与神相和了,但就是不肯走十字架的路,还是想在主里立自我的自义的世界,有一个不顺着自己的意思的,就会让自己里面的世界被挑翻,惹恼自己。

人不用自夸,里面的世界不转变,听多少好的道理都没用。当里面的世界被转换时,恩典离自己不远,就在口边,就在心里,就在自己的人生里。有一天会发现自己里面会有无尽的忍耐出来,或做或不做,在人、环境、事情上都得自由,而且还能成为他人正确的帮助,因为能看到他人里面的世界,不再迎合、满足自义的世界,而是帮助他们走信心的过程。不是以血气反应,在忍耐中老练就生出来了。

老练是能看到在对错以外更重要的东西了。任何环境、事件中都有另外的一条路,不用看着人的行为对错来责备人,也不用说谁好谁坏,在忍耐的过程里能看到有另外一条路,就没有办法以属血气的来反应,只能看神所行的。曾经敏感、自义、处处想让人看好自己的世界,不是自己努力想忍耐、撑着,而是对基督渐渐有盼望,愿意看一看基督所行的而静静放着等待时,会发现真的神赐智慧给我们。就不会为迎合什么而做事,而是看着神要破碎的人算计的世界,从中去看主在每个人身上所做的,这会成为真正的帮助,怎样能造就人怎样做。若在血气的世界就看不到这个,只能在自义的水平里帮助人。

在主里经历过程我们看问题也会变得不一样。不再是属血气的里面看,而是在灵里去看,老练就是灵魂的生命成熟了,不是变狡猾了。在自己的世界里动用的一切维护自己的就是狡猾,这是自义的世界。福音里就是让人得自由,外表看似经历着患难、经历着忍耐,但却在做与不做中得那更重要的——怎样能与基督连合就怎样行。或做或不做都在基督里,也帮助人走这样的过程。这就是我死基督活的过程,不是按照自己的主张,没有我,在所临到的里面做该做的事,就会有神所行的事被看见、被体验。

在德国时,有一天清晨,接待我的留学生他们自己吃了早餐就各自出发了,却没有人过问我吃没吃早餐。于是就想自己出去找找吃点早餐,却发现许多店铺没有开门营业,原来那天是一个节日。继续走路看到了一座天主教堂,正是做弥撒的时间,自己又无处可去,于是进到教堂里第一次经历了弥撒,在那个过程里看到了神给自己的信息,后来竟然忘了早餐的事。原本因为无法吃到早餐而该懊恼,但稍稍转换世界时却被神带领看到了不一样的恩典。那时也不会责怪那些留学生们,反而将自己的经历讲给他们听,一同分享。其实生活中这样琐碎的事常常绊住人,使人与人之间相处艰难,我也是这样经历过来的,所以当稍稍能在一切人、环境、处境中等候一下神时,里面就不再是因患难而艰难的世界,反而看到了恩典的世界。那时也就能理解人,而不是灰心绝望。看不到神的恩典就只能在自己的水平里算计着过人生,这在越发达的地区、国家,越精明的人身上表现的就越加明显。

在算计的构造中生活过来的程度上,就不会知道恩典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所以,神就让人经历患难,这患难要以为喜乐,因这患难是让人知罪,将人归入到基督里去,使人真正与神和好的机会。放弃了这个,就会艰难。患难无论我们喜不喜欢,神爱我们的程度上就一定会让我们经历这个过程,在这样的患难中生忍耐,不是指自义中的忍耐,而是在福音里看着主所行的事情,有盼望的忍耐。这忍耐从外在看似乎是艰难,内里却是平静安稳,这就是世界在被转换着,那时会发现人生变得容易了,人生中经历着艰难,自己却不以艰难反应,反而满了希望,有喜乐、有盼望。原来主做事的世界是这么美,这么有盼望的世界啊—就会有这样的体验。

自义的世界是处处为敌的世界,遇到认可自己的事自己仿佛就要升到天上,遇到不认可自己的事,自己又仿佛马上要跌落阴间,每一天都是被牵动着起起伏伏。但有一个明明是带来试探,明明是患难,却在其中能喜乐,有平安的世界。并且,也能理解身边的人,能看到他们虽然在艰难中,却走着过程没有被弃掉,就是神的恩典。

在人的世界,单纯也不是好的,复杂(狡猾)也不是好的,因为面对的世界是复杂的,所以单纯就容易受伤,但如果在复杂的世界里自己又游刃有余(狡猾),就没有机会来认识主。

当经历着过程,里面的世界稍稍被转变,就能看到他人,期待主来做事,因为人的肉身虽是成年,但灵里若不成熟就不会有余地。不是对错,不是数落人,更不是背后论断人,而是真正在灵里能解得开,就无法去恨人,反而会有由衷的怜悯出来。所以,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不是因自己比别人强而欢喜,再次能看到主所做的事情而欢喜。曾经那样告白的“我死基督活”都没能死,但看到死也由不得自己,只能靠恩典的时候,神就会让我们看见,未曾想死的时候却已经归入到基督的死了,就没有办法用自义的世界、人意的世界里来看了,只能在基督的世界里来看。

当不断否定自己,归入到基督里的时候,基督的世界就会更新更活的被得着。基督里的世界如此轻省,如此丰盛,是我们想像不到的,但却渐渐在被我们得着着,这就是恩典的世界。

基督的世界不断被体验到时,死就不再是难的了,反而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罗8:36),“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10),这成为了我们的盼望,因为基督的世界一点点被我们得着、体验,就无法再活在自义的世界里了。所以,否定自己原来是那么难的,现在却越来越容易了,并且越来越清心,越来越单纯而又不失老练,向着神单纯,向着罪老练,不被罪迷惑、辖制。这就是“爱人如己”,但要防备人里面的罪。人是爱的对象,但永远都不是指望的对象。所以人需要去爱,但人里面的罪始终要防备,要有老练。这样,听人的言语也能客观的去听,不以对方表现出的态度去反应,能以灵来领受,这是智慧。否则,听,却都是以是非之心在听;说,也是在对错好坏、该怎样做的里面说,都是在自义的世界里陷入血气之中。

在基督的世界里,无论对错都能站在神的面前,看到罪中的自己来承认,不愿任凭罪在自己身上作王,愿恩典藉着义在自己身上作王的渴求就会从里面流淌出来。

罪,因着一人进入到了世界,死就借着罪作了王;同样,因着一人的顺服就成就了神的义,恩典因着一个人也就进到我们的里面来了,所以义就藉着恩典作了王(罗5:17-21)。我们里面谁在作王呢?血气的世界就是罪在作王,死作了王,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其实是把自己带到死亡里。《圣经》是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我们读了也读不懂,不知道谁在作我们的王。

《罗马书》5:12-17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地临到众人吗?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

可见,这过犯的世界就是死作王的世界、罪作王的世界。我们需要鉴察,自己的心怀意念谁在作王?罪作王,死就作了王,所以心怀意念不转变的话,都是被死辖制着,想法也都是把自己带向死的想法。但借助着患难,圣灵带领中使我们知罪,归入到基督里与神和睦时,借着许多的过犯使恩赐显明出来,使神的义显明出来,藉着这神的义使生命作了王,这就是恩典!

因此,在自义中时就是死的想法。都知道人的死不过是一念之间,但却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死作了王,想法就不会生发出生命的东西来。有了基督后,明明患难是让人死一样的事,但患难却生出忍耐。这忍耐是对于基督的忍耐,基督成为了盼望,因为基督已经得胜了,愿意看基督做事,是等候基督的忍耐。这时会发现老练了,这老练就是成熟,能看到生命成为自己的主,主引导自己的想法,凡事不再以人来看待,不以对错来看待,凡事都能以神所行的事情来看待,从中就能照亮了,能看到人需要的究竟是什么,真帮助在哪里,这才是救人的。所以我们爱人,但防备的是人里面的罪,就能明白这话意思了。

在血气当中,先不论好与不好,这是死作王的地方;在基督里就是生命作王的地方。“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即神的义要因耶稣基督在我们生命中作王,是生命作王的世界。那么,究竟是死在我们里面作王呢?还是生命在我们里面作王呢?死作王就会借助着罪、过犯来败坏人生,神却让人因着过犯陷入到患难当中,让人走一个我死(我里面一切属血气的标准、经验、主张、喜好死掉)基督活的过程,归入到基督的死的过程。当稍稍能走这样的过程时,会看到与自己的努力无关的,基督的复活的生命就开始在人生里作王了,所以真死了生命就作王了。

真归入到基督的死(向着罪、属肉体、属血气的死了),心怀意念就会被生命来左右,那么,无论患难是怎样的,这生命都会将自己引入到生命里去。因此,看到人在极艰难时,不要想怎样能使人不艰难,死作王的世界只能是艰难、败坏和死亡,需要的是转换死作王的这个世界,否则生命就无法作王。亚当一人犯了罪,他是末后要来之人的预表,所有的人都因亚当犯罪而陷入罪当中;基督一人为我们的罪受死,众人都得救被称为义,这就是应许的奥秘。神与亚当立了约,与亚当立约,代表亚当是那时人的王,与亚当立约就是与所有的人立了约,亚当一人犯罪就是所有的人都犯了罪,这就是应许的代表性。所以,当基督一个人来了,为许多人的过犯一个人受死了,自然神的义也就藉着他一次的受死进入到人的里面作王了,生命作了王。虽然我们还有很多过犯,甚至我们并未摘吃亚当夏娃所摘吃的善恶果,但我们也都归入到了罪当中。因人的代表——亚当失败了,我们也陷入罪中。当第二个代表,那完全的基督来的时候,因他一次的义行我们就都得救了。就成为神的儿女,那个瞬间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引导我们走成圣的过程。这成圣的过程就是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

我们经历过我死基督活吗?经历了就知道,死也由不得自己,死不了,有一天会连死都放弃了,归到基督里:“主啊,我连死的力量都没有,只能等候你的恩典!”经历过、挣扎过的人就能放下来,放下的那一瞬间会发现,自己只是认定了基督,人生却有了被生命作王的迹象,患难虽然还会临到,但对于基督却能信得着,基督成为了忍耐的理由,基督成为了唯一的盼望,思想着基督开始等候他。这等待,不只是得胜,而且还变得老练,成长。

如果不经历这患难的过程,我们的生命成长不了,同样也不能体恤人的软弱。所以,在患难中的人,愿你们好好经历患难。不要想逃跑、不要想躲避,无论是儿女、家人还是其他带来的患难,都面对着患难去经历一下,不要想逃避而挪开,挪去一个,挡在人生里的患难不会减少,会更多。在患难中转换了世界,得着了基督,就会有生命的平安、能力、喜乐、盼望在人生里彰显。“我”死了,就能看到主所行的事,那时我们与人见面也不用一定要拉一个人入教,想方设法要让人听福音,在自己一切的经验、主张、想法上都死了,会看到救恩出于神,神做事就是那么的简单、容易,人的心就会改变,会有乐意接纳福音的心,那时,我们也做事,坦然无惧的只将神所行事见证出来。当神的话语被宣告时,救活灵魂的事工必会兴起,基督的救恩不断被彰显!只是单单走着我死基督活的过程,出来的结果却是想像不到的惊人的事情。因此,不是出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的话语就会在人生、在所到的现场中被体验、被得着。这样的过程里,无法说是自己行的多么好、多么正确,看到主做事成为了最大的喜乐,在一切上能得自由的恩典不断被得着,就不再是我,生命作了王以后,想法及一切都在改变,不是自己努力要做好、要有善行,而是想法本身在不断将自己往生命里带。就像有人的想法往牛犄角里钻拉不回来一样,这人的想法往生命里进也拉不回来。

这样经历了的人就能稍微品尝到一点我死基督活里面的恩典了,这个世界真的很美。即使有了过犯,也能在过犯中看到死作了自己的王,再次回到基督里,圣灵帮助着使生命作了自己的王,人生会变得无比的自由。所以,患难不再是患难,患难中却有喜乐,这就是世人无法理解的奥秘。《圣经》中所讲的返老还童就不再是指肉体返老还童,而是里面的世界越来越回到生命里。虽经历了很多,也做了很多,但没有一个是能自夸的,因为都是主做的事情。因此,被认可不被认可、被高举不被高举里都得了自由,只要基督照常显大,是死是生都可以。没有这两个世界转换的过程,这话就是一句听着好听有道理的空话,因为死作了王就不会有这样的余地,但生命作了王就超越了这一切。

我们的想法中死作王还是生命作王呢?

保罗就是在神的义——基督里在说话,犹太人、希腊人都不重要,福音才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神的义就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福音就是让生命作王的奥秘。我们说要不断的归入基督就是脱离必死的,叫有生命的把我们给吞了(林后5:4)。这就是我们信仰生活的过程,就是教会该帮助人的地方。人在问题、艰难中的时候,教会该做什么样的帮助呢?看不见属灵的世界,就只能在属血气的里面帮助人,讲着正确的话,做着好的事情,却是出于血气、出于人意的,看不到神要在这人身上行怎样的事,不能帮助人破碎着自义转换世界。

我们对待人时,看到对方的艰难就想让对方不再艰难,痛苦的不再痛苦,忧愁的想办法不让再忧愁,为此做一切看似是出于爱,出于怜悯,但都是出于血气的世界,无论怎样行都是死作王的世界。所以神让人经历患难(因死作王而来的患难),在患难中看到神所行的事就会有喜乐出来,不断归入到基督里。这不是方法,不是能学得来的,需要去经历。并且这喜乐是出于生命的,能救活人,是出于恩典的世界,愿我们一生经历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的过程,成为一生的奥秘。

所以《雅各书》里说:“你们落在百般的试炼中倒要以为大喜乐”,人生就是试炼的过程,“鼎为炼银,炉为炼金;唯有耶和华熬炼人心”(箴17:3)。神就是要不断将我们归入到基督里。其实不是我们想改变,而是在耶和华里面由不得不变,越固执越吃苦而已。我们是神手中的工作!

直到《罗马书》五章,始终显明的是基督里、基督外,在基督外就是死作王,在神的义里就是生命作王,神看的就是这两个世界,所以耶稣基督成为了我们出死入生的道路,他就是生命的王。所以,保罗切切的说“在主里问你们安”、“在主里祝福你们”、“问在主内的教会安”“问在主里的弟兄姊妹们安”,全都离不开主耶稣基督,因为这是唯一的,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可夸的。那么,叫我们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的恩典每一天都会在我们的人生里活起来。

祷告:亲爱的主耶稣基督我们感谢你!感谢你不断将你自己的奥秘不断启示给我们,让我们真知道人生不再是我们的,是你所做的。我们的想法中撒但借着过犯死就作了王,但是感谢神因着一人的顺服就将恩典赐给我们,使生命藉着你的义作了我们的王,来掌管我们的人生,向你献上感谢!将一切的荣耀都归于主!

Copyright © 2010 bjch(我们素常的盼望——仰望基督!). Powered by Joomla
Template designed by Towfiq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