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会员

当前有 10名访客 在线

 

不能直接下载讲道信息的用户,

请在下载按钮“ download”上,

单击鼠标右键,

选择"目标另存为

 

《罗马书讲义》08 圣灵的工作

08 圣灵的工作

保罗在《罗马书》七章里经历了想从血气的世界里进到属灵的里面的过程。他越挣扎越发现,自己想去做的善自己不去做,自己不想去做的恶却偏要去做,在这里挣扎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是没有办法拯救的。甚至在其中呼求着:“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分享了这个过程,就能略略知道为什么基督徒喊了许多年“我死基督活”都未能成就的原因吧?因为“我死基督活”——从基督外到基督里的这个过程,看上去就是一条线的相隔,但这条线是一条鸿沟,是用人肉体的力量绝对无法过去的世界。所以在自义的世界里要做到“我死基督活”,自义的世界里我要改变,要行善,是不可能真正行得出的。同时,只是知道这个理论也没有用,即使知道了这个理论,不去试试做做就不会甘心,总觉得自己能做。如同小孩子,虽然明确的告知他做不了,但孩子一定要尝试去做。在做的当中发现实在没有办法,无法收场了,才会回过头来找父母,承认自己做不了。

人里面都有这样不甘心承认自己不行、悖逆的心。当我们看到属灵的原理时,都想尝试做一做,想成为在基督里属灵的人,都想在基督里活,但无论怎么努力发现还是在自己的血气里面。拿着《圣经》里一切看起来非常好的话语,以口号来不断的宣告,但就是不见复活的生命。反而越做越难,越做越被定罪。律法来了,发现自己里面的恶欲却更加发动,罪借着律法反而更活起来,更加在我们里面左右我们的心怀意念。因此,经历过这样过程的人就会知道,我拯救不了我自己,对自己绝望的过程,实际上是真正得着基督的过程。神就是要让我们经历这个过程。

很多基督徒很多年来做了这样的争战,外在的看来领受的许多指教只有些微的差别,但有着实质的不同,都是要活出基督,彰显基督的生命,却是靠什么活出,靠什么彰显呢?可以看到,《罗马书》从八章开始,与七章之前有了完全不同的地方。之前始终在讲神的义是什么,始终在讲人的血气成就不了神的义。靠行律法成不了神的义,在属血气当中就是在律法以下,在律法以下就是该受咒诅的,只有在恩典以下才是蒙福的。但怎样从律法以下进入到恩典以下呢?保罗说丈夫活着的时候,妻子就不能归给别人,若归给别人就是淫妇;丈夫若死了,归给别人就不是淫妇,因为律法管人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即若不死,律法就管着人,要约束、责备人,会定人的罪。所以,耶稣基督为我们死在了十字架上,我们是与耶稣基督一同死了。这意味着我们向着律法已经死了,即向着律法显明的罪我们已经死了。我自己没有办法胜过罪,是向着罪已经死了,现在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就白白称义,不在律法以下,乃在恩典以下了,成为了蒙福的存在。

到此为止都成为了理论,耶稣基督虽然实际成就了,保罗用理论的形式为我们整理出来,但是,人们又要像守律法一样,又要靠自己的方法来荣耀神,要靠自己的方法来彰显神的义,要靠人的方法来活出基督。所以就会发现,向着律法已经死了的我回过头来仍然被圈在律法之下,律法仍然辖制着人,人们怎么做也出不来,保罗自己也经历了这个过程。肉身越想要的善,怎么行也达不到律法的要求,怎么做发现都是个罪,是恶,所以保罗说:“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乎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罗7:14-15)。我所做的我不明白——我以为是善,做出来却不是善,是恶,原因是自己不明白。那么,不明白什么呢?不明白神所行的事情!

在肉体中随从肉体的话,就是混沌,以为是善的行完发现是恶的。罪不是人格的存在,罪是被撒但欺骗以后与撒但联合的状态。《哥林多前书》10:20“我乃是说: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偶像是与鬼相交,偶像不只是形像偶像,不只是烧香磕头才是拜偶像,自义也是偶像。以为自己明白,实际是混沌的,为了立自义也会去行善,不知不觉挑好的做,最终发现做的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善,做的反而是恶,这都是因为我不明白,这就是混沌的状态。撒但利用我们不明白的部分,立起了自义,使我们陷入与鬼相交的罪当中去了。

所以,保罗说:“若我所作的,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就应承律法是善的。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罗7:16-17)。这里说“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这罪表明的就是因着我的无知带来的。神的律法本是善的,要把我的无知显出来,但撒但却利用我的无知,让罪在我里面发动,使我所行的以为是善,却成为了恶。因此人若没有神的恩典,没有律法的光照,每天做着对的事情却走了灭亡的路。养育儿女就是这样。

养育儿女总是要把最好的给他们,最终却成为了遗憾。为教会做事也是如此,总拿着好的来做,结果却是恶。究竟是谁让人这样行呢?不是自己,乃是撒但利用着人的无知欺骗了人,使人甘心乐意的去行。神却借助着律法要照亮人,所以律法是善的,人因着无知,罪就利用人,让人在罪中去行。若不是神的恩典照亮,“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4:12)。“我死基督活”的话是正确的告白,但因着无知,“我死基督活”也是在血气的世界里,真的是愿意死而做的告白吗?还是为了更好的活?指望的复活是《圣经》里所说的复活吗?其实,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并不是真想死。

这话不是恶的,乃是善的,是神给我们的最美的话语,但因我们的无知,被撒但欺骗了,这话也成了绊倒我们的。所以有人这样说:“不是我死基督活吗?还要怎么做?怎样信?”准确的讲,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该死的,也不明白“我死基督活”这话语究竟是指什么。难道我们还想要与耶稣一样钉一次十字架吗?都是在自己的混沌、无知中理解。自己所行的,自己并不明白,撒但就利用着我们的混沌,以好的、对的来诱惑我们,使我们行完了一切却发现是在恶当中。

人就是这样受着伤,能进到善的世界里面吗?人是那样的软弱,没有恩典是那么无助的存在,自己认为的善行完了却不成为善。我们每一次做事时,都会认为是好的、是对的才去行,但做完的结果真成为好的、对的了吗?留下来的是无尽的遗憾,就这样人还觉得自己能做,做的不够。

经历了人生,经历着信仰生活就会发现,没有办法说:“我知道了”。我们所看见的,懂得的,明白的,是在哪一个世界里看呢?为什么能看见,也懂得,却无法把人引向基督里呢?为什么无法否定“我”呢?问题来了,主不是要让我们拿着问题看别人,是要让我们拿着问题把自己的义抛到基督里面。人最难的是否定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越是在审判台前,越能看到罪的顽固与诡诈,为要减轻自己的罪而辩解。能承认自己的罪是真看见、真醒悟的人。但是撒但的欺骗与作为不仅如此,还会把莫须有的加到人身上,会有各样的捏造、诬陷,人们往往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无法接受。自认为错了的可以接受,但没有的事加到自己身上就不会接受,就会有愤怒出来。这是人的常态,仿佛是正当的,却不知这就是活在自义的世界里。人本就是个罪人,错了、对了只是个结果,但人看着表面显出来的错就承认,却看不到内里远离着神,活在自义、属血气的世界里的罪的状态。当没有过犯却被认为有过犯时,为了证明自己,把自己从其中开脱出来的一切辩解、说明、努力和动用的方法,都不过是在用自己的力量维护自己,显明自己的义,唯独无法认耶稣基督为主,不愿意否定自己。因此,越是义的人,越不愿否定自己,越不愿自己被损,无法单单认定耶稣基督。

神爱我们,使我们经历着一切,不断的要将我们归入到基督的死里,使基督成为我们的义,愿意否定自己。这就是《罗马书》七章的内容,使我们知道,凭着自己无法从血气的行律法的世界进到属灵的恩典的世界。经历了这样过程的保罗,告白“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时开始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罗7:25)。

从《罗马书》一章到七章,“圣灵”这个词基本没有出现,只有5章5节和7章6节的备注说明里出现过,但从八章开始,都是圣灵的作工:生命圣灵的律,圣灵帮助我们的软弱,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圣灵的帮助不是帮我灭了对方,改变对方,而是要帮助我从血气的世界转到基督里面来。这是唯有靠圣灵的帮助才能成的,靠人意是无法转换的。在这之前为什么没有看到圣灵的作工呢?因为在自义的世界里,只有罪与死的律,绝对不会有圣灵的作工。所以,即使懂得再多,知道得再多,在血气的世界里就看不到圣灵的工作。这书信不是保罗随己意写的,真是圣灵准确的带领,在八章之前看不见圣灵,不知道圣灵在做什么,当经历了七章的过程,人靠自己的血气争战过后,承认自己是做不到的了,在谁能救我的呼求中感谢神:“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8:1-2)。

进入到八章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的方法不是人血气的方法,是来自于圣灵。

《罗马书》8:1-11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

这里开始有了圣灵的工作,甚至说的很清楚:“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即因为肉体软弱,律法靠肉体是不能行的,是无法靠肉体守律法的,诫命在一条上跌倒,就是犯了众条(雅2:10)。《圣经》明确的告诉我们,因着肉体的软弱,律法靠肉体是不能行的。如果我们能行,就没必要让耶稣基督成为罪身的形状,在肉体中定了罪案。这证明成全律法的工作,成全神的义,在肉体中就是不可能的,只有基督为我们定了罪案,因他为我们死已经成全了律法。所以不再是靠着律法,乃是靠着为我们的罪受死复活的耶稣基督。

不仅如此,“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可见,过人生不再是凭血气,更不是用自己的好坏对错来守律法以成就义,神已将道路为我们预备好了,就是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就让神的义成就在这人身上。那么,我们现在过人生,是在凭血气过,还是在凭圣灵过?这是最关键的。

所以,“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保罗指着什么在说呢?如果我们想改变,但体贴的是肉体的思维的话,最终还是死。唯有体贴圣灵的,才是生命、平安。在血气的世界里挣扎过,对自己绝望了吗?那意味着对自己血气的世界里一切的方法绝望,这个倒塌了,才能真正去等候圣灵的工作。否则不会求圣灵,不会等待圣灵的工作,不知道圣灵怎么作工。

什么是圣灵作工呢?是神的儿女,却不知道圣灵在做什么,只是在自己的想法里臆测,在自己的感觉里。往往容易以为平安了就是圣灵同在,以为有讲道的话语就是圣灵同在。圣灵里有平安,话语中也有圣灵的作工,但这些不是完全的圣灵的作工。如果只满足于平安,那么世人也有平安,各宗教里的人也有他们的平安。也有许多人在做各式各样的圣灵运动,有教人做方言的,有做祷告进行医治工作的(让人不安的程度上用各种方法要医治人),用各种奇怪的方法显神迹、奇事,说圣灵来了的,以此想鼓吹圣灵运动。对于那些未曾经历过这些的人,会困惑这就是圣灵的工作吗?自己经历了一切,信仰却在原地,甚至正在艰难中不知原因,马上就会动心,以为这应该就是圣灵的作工吧。其实这些鬼也能行出来,也能迷惑人。体验了一切所谓的圣灵运动,却与转换世界没有关系,一时的冲击和体验过后,自己里面的世界仍然是血气的世界,并没有基督里面的人生,但因着所体验的,牢牢的被牵着,要不断去追求这些,许多的圣徒正是被这些迷惑了(太24:24,可13:22)。

在基督里的世界,方言的恩赐会有,也可以没有,什么时候能讲方言成了信心的标志了呢?仿佛不会讲方言就没有得救一样?方言岂是在属血气的世界里教出来、练出来的?用人的方法能做出来的真是方言吗?现在这样不健全的圣灵运动特别多,听说哪里的牧师有医治的恩赐,那里的信徒就格外多,所到的地方为人做祷告、赶鬼、医病,特别复兴。但规律是追求这些的人,下一次来了这样的牧师,他们还会来,为什么赶了还要再赶?治了还要再治呢?人们不知道,都把这些当作圣灵的工作。

究竟什么是圣灵的工作?我们在期待怎样的圣灵工作呢?既然是属基督的灵,这基督的灵是什么灵?难道是像巫婆一样吗?有人神神秘秘的说神的灵对他说话了,但实际的人生与算卦的差不多,被败坏的不是一般,没有一个正常的人生。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难道有什么缺憾吗?难道还有什么不足吗?还要圣灵来了另立一个人吗?都说自己被圣灵感动,在一起却各执己见无法合一,这是出于基督吗?若是出于一位圣灵所感,为什么会起来纷争呢?为何都说自己是在神面前得的启示,却在纷争里呢?可拉等人聚集攻击摩西、亚伦时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民16:3),既是出于神的,怎会有攻击的事呢?甚至米利暗也说:“难道耶和华单与摩西说话,不也与我们说话吗?”(民12:2)。出于一位圣灵的话,为什么会起这样的纷争?难道神不是活在他百姓中间,鉴察人的一切吗?就是因为人的无知,在血气里利用了一切,这不是圣灵的作为,是鬼的作为,是撒但对人的迷惑。真是基督的灵,必要将人引到基督的十字架中来。圣灵帮助的就是人肉体软弱的部分,即治死“我”,得着主的过程。

圣灵不是让人混乱的,不是是而又非的,乃是信实的,是引导我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引向基督的灵。真正的圣灵引导就是帮助我们转换世界,出死入生。这是人靠自己做不了的,是血气的世界无法行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就是那基督的灵(罗8:9),圣灵来就是为基督做见证,使我们认识基督的长阔高深,更加与基督联合,没有特别的神迹奇事也可以,疾病不得医治也可以,在一切上得自由走不断归入基督的过程。“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9)。因着看见了,体验了而信,若看不到耶稣所施行的救恩,停留在自己关心的上面,那么无论体验多少,与耶稣也是没有关系的,只是自己新奇的体验得了满足,并不是知道我是罪人,耶稣基督为我的义而信。

真神迹是我们里面的世界被转换,里面一切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和一切撒但坚固的营垒,一概被攻破了,这是圣灵在我们中间做的事情。看不到这点,不知道神现在所行的事情,就不知道圣灵在做什么,只是拿着好的标准来想圣灵,一定要好,一定要顺。圣灵的作工固然是美善的,但一定不是满足我们罪的欲望,在我们的世界里所认为的好坏都是血气的标准,并不是基督里的标准。圣灵的标准是一定要将我们带到基督的世界里。到了末世,人心越久越恶,专顾自己,迷惑人的甚至会打着基督的旗号来迷惑人,但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若是基督的灵,就一定会引导我们走曾经保罗走过的路、曾经主耶稣基督走过的路,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路。所以保罗说:“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哥林多前书》2:2),这不是否定有医治,有神迹,神迹奇事、能力、医治这些在耶稣里都是有的,但这绝不是信仰的目标、目的,这些都是为了让我们进入到基督里神眷顾我们的信心而加给我们的,不能成为追求的目的,更不是拿来夸口以证明自己的信心的。

真懂得了福音的奥秘,认识了基督,就会有真正的见证出来,病得医治不见得内里的世界会改变。有一位姊妹遇到了突如其来的灾祸,从不可能中死里逃生,她意识清醒的时候唯一的呼声就是:“主耶稣啊,救我!”在医院做了许多次的手术活了下来。经历了如此大的问题,自己也体验到是神存留了她的性命,健康恢复的也不错。当能恢复正常生活之后,却发现又回到了没有主,与主无关的生活状态中,灵里的状态仍然是混乱,不信者所拜的她也追随。外在亲身体验了主恩,内在的世界却还是追随眼见与财利的世界。肉身的奇迹人经历后也会有一时的感谢,过去之后仍然是血气的世界根深蒂固。

犹太人屡次向耶稣求神迹,耶稣却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太12:39-40;16:4)。教会中现在什么神迹都有,唯独没有耶稣所说的这个神迹。满足人各样欲望的神迹都有,方言的神迹也有,治病的神迹也有,赶鬼的神迹也有,就没有我死基督活的神迹,没有心意更新而变化的神迹。

我们需要思想什么是神迹?求的是怎样的圣灵?圣灵就是帮助我们走归入到基督的死里面的过程。圣灵一直在作工,我们究竟在体贴什么?我就是我,但在我里面有一个让我体贴肉体的律,有一个让我体贴圣灵的律,我究竟在随从着什么?

圣灵不断在赐恩典给我们。为让我们醒悟,神甚至允许我们体贴肉体,经历了过程才知道体贴肉体是死,才能真正把自己心甘情愿的交出来,让圣灵来带领。这才是神迹。

我十八岁时领受了福音,但深深感受到短短十八年的体质,想更新都那么的难。凭血气就是这么难,难到无法改变。我们领受了福音有时也觉得很难,因为血气的世界承受不了神的国,若没有恩典,是不可能的,不止是难的程度。但若是享受着与基督的联合,不断被圣灵带领归入基督,有一天就会发现,不觉得难,却是改变了,不是自己水平的生命的变化却在自己里面兴起着。

不知道与生命的基督联合,总要在血气的世界里,“我要活出生命”,“我要结果子”,这不是难,是不可能,因为出于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世界里走不下去,倒塌,是正常的。

圣灵帮助我们不是走别的路,就是约拿在大鱼肚腹中三日三夜,同样,人子也要在地里头三日三夜。三日三夜不是确数,是代表着过程。约拿三日三夜在鱼腹中,对于外人来说他是死了,对他自己来讲还没死,但也没有活的指望。现在许多信徒的状态就是这样,活是活着,但活不起来,死了吧又不是真死,纠结着,想变也变不了,不想变吧还不是,仿佛被摁在原地无法动弹,这就是要走那三天三夜的过程。鱼腹中三天三夜,旷野四十年,门徒与耶稣同行三年多,都是治死我得着主的过程。真圣灵运动,神真加给我的力量就是治死旧人的我,得着主,穿上新人的我的力量。

作为完全的人来到这地上的主耶稣基督,披戴肉身也有着艰难。在面临十字架的时候,他作为完全的人,也有艰难,痛苦到要死的地步,这代表着十字架的死凭血气就是这么难,凭血气就是做不到的。那时耶稣祷告:“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主也在这样祷告,“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路22:42),三次这样祷告。有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他的力量(路22:43),这时神加添给主耶稣的是什么样的力量呢?我们祷告时求的,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力量呢?不死的力量!但以理因为不尊王命就要被扔到狮子坑里去,会怎样向神祷告呢?是不要下狮子坑,不能死的祷告吗?许多人以为进了狮子坑而死怎么能成为神的荣耀呢?所以为不能被扔进去而祷告。被钉在十字架上,都要死了,怎能荣耀神呢?这不是以失败的样式给人看吗?福音岂不是受损了吗?但耶稣基督得着天使所加的力量,却是面对十字架,可以死的力量。

当犹大带着兵丁来了,耶稣知道犹大以亲嘴为暗号,仍然等待着犹大,对他说:“犹大,你用亲嘴的暗号卖人子吗?”(路22:48),对那来拿他的人说:“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22:53)。耶稣并非没有能力,他对动刀伤了人的门徒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吗?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太26:52-54)。神加给耶稣力量时,使他更加走了一个舍己,神的旨意得以成就起来的路。这才是圣灵给的力量,没有我,把自己抛向死的力量。明明耶稣是个义人,是神,没必要受人的羞辱,但是因着要成就神所做的事情,把自己也抛出来了。并且不是为了能的、强的舍了,是为了什么都不是的罪人,把自己舍了。这就是神的爱,是从神那里来的力量。

兵丁戏弄、鞭打耶稣,耶稣却一言不答,因为他的能力不是用来证明自己,维护自己的,他的能力是用来彰显基督所做的事情。他是来做基督的工作,不是彰显自己。撒但利用着人,直到最后在做着欺骗的工作,想让耶稣立起撒但可以左右的自我偶像,甚至通过羞辱也要激怒、激动耶稣为自己起来争战。但耶稣却静静的死了,挂在了十字架上,无论人如何戏弄、羞辱、讥讽、挑衅、激动他。就这样耶稣死了,埋葬在地里三日三夜,第三天复活了。复活后的主耶稣不是首先去寻找了钉他十字架的人(仿佛寻找仇敌),这就是圣灵给的力量,从始至终没有我的世界,只是行出公理来,叫公理显胜。真基督徒,不是报仇的信仰,不是报复人的信仰,但现在为了证明自己而过信仰生活的人特别多,这就是救活老我(救旧人),并不是出于圣灵的。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正确、清洁、公义,一定要做出个什么来。人会上当,圣灵是不会上当的。

真出于圣灵的,即使是正确、对的、好的,也是要归入基督,进入我死基督活的位置,因为我的义不成为神的义。只有把我抛进去,神的义才能活起来,神的义才能成为生命。

圣灵在作工,但我们不懂得圣灵现在在做什么,总想利用圣灵来赶鬼、治病、解决问题,却不知道为什么耶稣能赶自己却赶不了。看看耶稣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一样吗?耶稣在高山上变化了形象,带领着门徒们,但门徒们却看不明白,说:“夫子,我们在这里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他却不知道所说的是什么。(路9:33)“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17:5)。现在的人生就不知道神到底喜悦什么,看着异象就迷糊了,等下山后,遇到一位父亲带着儿子来,他没找到耶稣以前先找到了门徒,但门徒却无法赶出鬼,医治那孩子,甚至门徒与文士辩论(可9:14-16)。

耶稣问他们说:“你们和他们辩论的是什么?”众人中间有一个人回答说:“夫子,我带了我的儿子到你这里来,他被哑巴鬼附着。无论在哪里,鬼捉弄他,把他摔倒,他就口中流沫,咬牙切齿,身体枯干。我请过你的门徒把鬼赶出去,他们却是不能。”耶稣说:“嗳!不信的世代啊,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可9:16-19)

人生就是这样,在问题、艰难中反复受痛苦,到最后连信主的心也弱了,“你若能做什么,求你怜悯我们,帮助我们”(可9:22),因为假的太多了,连信耶稣的信也动摇了。都在说赶鬼、能做这行那,但实际上却都是与耶稣无关的,都是彰显自己的,所以赶不出去。

耶稣对他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孩子的父亲立时喊着说(注:有古卷作“立时流泪地喊着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可9:23-24)

耶稣斥责了那污鬼,把孩子治好了,交给他父亲。但门徒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呢?门徒暗暗地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耶稣说:“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注:或作“不能赶他出来”)”(太17:19-21)。

听到这样的话语,人又会在自己的水平里理解,又在自义的水平里理解,好像自己禁食了,祷告了鬼就能退去,在血气的世界里做到什么程度鬼也不会退去的。人把禁食和赶鬼画上了等号,却不知道禁食不是用来赶鬼的。禁食是为走十字架的路,治死膨胀起来的我的罪。总想改变别人,赶出别人里面的鬼,却不知要治死自己里面的世界。

就这样,门徒也没有听懂耶稣的话。在《马太福音》18:1-5,《路加福音》9:46-48里,门徒中间又起了议论:谁将为大。可见,鬼为什么不出去,人里面的世界还是这样的世界。人里面的世界都有这样的存在:谁最大?听到有人见证神的话语有恩典,就会出来嫉妒:为什么他里面有恩典,我又算什么?看不到自己里面这样的世界,会求什么神迹呢?

为什么耶稣一句话就能赶出的鬼,门徒却赶不出去?因为门徒里面的世界就不是神的国。所以,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真神迹就是血气的世界进到神的国里面,这才是真神迹。圣灵为了这个在我们中间作工。

但我们求圣灵都是为什么求的?并不是为了转化这个世界,而是为满足自己情欲的世界在求,那么求了也得不着才是有福了,在血气的世界里得着了就有祸了。往往人的能力太大了,不知道能力是出于神的,仗着自己有能力,就敢于放纵在自己血气的世界里。参孙是神所立的士师,他的能力也是出于神的,但他却在情欲的世界里活,反而因自己的能力太大把自己蒙蔽了。大利拉四次哄骗他,要他告诉因何有这么大力气,到第四次时,“大利拉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从睡中醒来,心里说:‘我要像前几次出去活动身体。’他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士16:20),这就是参孙相信自己的能力远远超过相信耶和华。参孙是有能力,但那能力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神来的。但自己屡次不被困住,就以为自己有能力,如《罗马书》2:4“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

神并非不知道参孙的状态,而是恩慈、宽容、忍耐着,给他醒悟的机会。但参孙却藐视了这一切,以为自己有能力,可以挣脱,甚至把与神的约定都弃掉了,告诉了大利拉力量的奥秘——“向来人没有用剃头刀剃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士16:17)。从睡中醒来,还以为自己能行,却发现被捆得紧紧的。“非利士人将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带他下到迦萨,用铜链拘索他,他就在监里推磨”(士16:21)。

人能做什么并不重要,不知道自己在哪个世界里,明明是从神得了力量,做完了却因着那力量蒙蔽了自己,以为是自己行、自己能。往往上当的人,是被使用过的人。基甸那样被神使用了,却立起了以弗得让人跌倒(士8:27),耶弗他与亚扪人争战完了,最终立起自己的义来,把以色列人又陷入到灾祸当中,那时被杀的以法莲人有四万二千人。越是有能力,带来的灾祸也是大的。

神是宽容、忍耐着等待人的悔改,能转换世界,这是真悔改。甚至为了这个,神允许仇敌剜掉了参孙的眼睛,神的意思不是要治死他,就算没了属血气的眼睛,也惟愿能看到那该看的。通过大利拉一次次的欺哄,为的也是让参孙知道自己力量的奥秘不在自己和外在的,乃在神的应许,在乎神。直到第四次自己亲口说出这奥秘,也未能醒悟,当耶和华离开他时,也就失去了力量的源泉。

教会需要走这样悔改的过程,信徒需要走这样转换世界的过程。不知道圣灵的工作,得救、称义、信心、悔改、十字架、复活、重生、成圣,哪一个是人能做得到的呢?不都是圣灵在我们中间的工作吗?若真有基督的灵,那这基督的灵必要将我们引导基督的里面。

基督难道是恋爱以至于嫉妒吗?基督的灵难道是让人混乱吗?难道是让人结党纷争吗?是让人称王称霸吗?基督的灵是清洁、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真的是基督的灵,就有我死基督活,这样的人所到之地,纷争来了到他那里便会平息,被挑动的事临到,在他那里就会转向基督了。最终因彰显了基督而欢喜快乐。或在前,或在后,或在高处,或在底处,只要基督显大就都可以,这是基督徒的真自由!

我们在走这样的过程吗?

这是信仰的实际,人看不到自己里面的世界。所以就不知道圣灵到底在做什么,将圣灵的工作与鬼的作为无法区分的程度上混乱着。有时,听着基督徒的见证,再听听其他宗教信徒的见证,都不知到底该信哪个,因为,心胸比基督徒更豁达,行为比基督徒更有爱,疾病也能得医治,甚至还能有神迹奇事,肉体上似乎更亨通,比来比去,信仰就动摇混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祝福,比较着一切仍旧是在血气的世界里,看着现象而追随。所以,基督徒不能以基督为标准来看,看不到那眼所不见的属灵的原理,被眼见和现象吸引着,就无法分辨圣灵的工作和鬼的作为。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一4:1-3)。

现在许多人的信仰生活已经无法与属世的以及其他宗教区别了,随从着世俗的风俗,迎合着人的喜悦,带着祈福的心和形式,理论更符合人心,更有情理和逻辑。如果信仰没有任何标准,看着眼睛能可见的,以自己的感受、需求、理解、力量为中心,就无法分辨哪个是圣灵工作,信仰会带来极大的混乱,反而会立起更强大的自义的世界。不知道灵里的奥秘,看不到在基督里还是基督外时,在人有能力的见证面前就会哑口无言。

不在基督里,无论怎样看似辉煌、有能力的见证,仍然是血气的世界,与生命的世界无关。难道圣灵来还要做这些吗?圣灵来要做的工作就是转换我们里面的世界,这才是属基督的灵做的事情。有一天看到这些时向主告白:“主啊,我上当了。不是别人欺骗了我,而是我里面无知的心被撒但利用了。一直想我死基督活,却总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圣灵做的工作我却不知道,即使求了圣灵来充满也没有关心过。”我们期待怎样的圣灵充满呢?想要怎样的圣灵作工呢?奇异的体验吗?得着什么不一样的能力吗?都是在肉体的世界里在想、在等、在求。真圣灵充满不是其他,乃是基督的灵充满,就会将我们带到属神的世界里。看到了神所做的工作,对自己绝望了,就把自己的人生抛到主做事的里面就可以。主做事,我也做事,会发现从那时起,所有的力量不是出于自己的,原本死不了的自己,因看到主做事,便欢欢喜喜的将自己抛到主里面,可以面对一切得着主。

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也无法自夸,因为不是凭靠自己做成的,“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15:10)。

Copyright © 2010 bjch(我们素常的盼望——仰望基督!). Powered by Joomla
Template designed by Towfiq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