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会员

当前有 8名访客 在线

 

不能直接下载讲道信息的用户,

请在下载按钮“ download”上,

单击鼠标右键,

选择"目标另存为

 

《七年之路》

仰望恩典,感谢主!
整理了七年之久的信仰过程,思绪是比较凌乱的。过程中不断思想著上帝的话语,回想着七年中上帝在我的人生中做着拆毁、毁坏,拔出又建立的过程,流着感恩的泪数算恩典,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记得第一次进入家庭教会时,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弟兄姊妹,手捧圣经祷告读经,唱赞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群人是精神病,无法理解他们的信仰。再后来继续在家庭聚会时,这种强烈的抵触感稍微好点了,不过那时我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气,觉得自己有文化,条件好, 吃住穿样样比別人好,瞧不起人,从不搭理教会的姊妹弟兄,也从不做分享,那时的我就像个刺猬,没人敢碰,更不敢靠近,但我的内心却特別的沉闷。因着小时候缺乏父母的关爱,似乎有点自闭倾向,不爱讲话,喜欢生闷气,但仍然持续着聚会,虽然听不懂也不明白,但是就是觉得每次来到教会,内心特別的平安,每周主日说的不去了,但是那天还会早早起床,洗漱完毕走着走着就到了教会。每次我都和教会姊妹说:“其实我是真不想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有种力量推着来到上帝面前”。慢慢地,也能与弟兄姊妹分享那么一点点了,也开始读经,唱赞美,学着祷告,每次读经听道,总觉得圣经上说的,老师讲的,那个人就是我,句句扎心,无数次想逃跑,不愿面对丑陋污秽肮脏的自己,不断在过程中挣扎着……想跑也跑不了,跑到哪里也解决不了这就是真实的自己的事实。祷告着让自己静下来,不断提醒着自己,借着话语抖落出来的罪,正是需要得神医治的部分,需要蒙基督的拯救。就这样摸爬滚打持续了七年。
之前我在国内是一个人生活,爸妈离异后都出国了,我和妈妈的关系特別紧张,多年受她的高标准高要求的捆绑和压制,她总想培养我跟她一样成功,哎……那時候我们见面死的心都有,二十多年有十几年我就想通过法律解除这母女关系,过的太痛苦了,除了物质上满足和她的各种要求标准能否达到,其他什么也不管。 成长过程中的伤害导致我根本就不敢去触碰感情,怕受伤,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爱人,之前祷告总是问上帝,怎么就不让她破产呢,一旦一无所有,她就没那么嚣张来捆绑我必須做这个学那个,成为她的接班人,这就是我里面的恶毒,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怕。妈妈对我的影响在另一方面也渐渐凸显出来, 从大学毕业就学习金融管理,虽然一直不爱好这繁琐费脑的工作,但还是感谢着做,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法学,想再考个法学硕士做律師,这种强势的野心似乎随从了妈妈,根本就停不下来的做呀,忙呀,总觉得自己比別人有能力,标准高,要求高,连找对象也得符合我的标准,总想着怎样去改变对方,让对方所做的一切都能符合我的标准,连弟兄们见到我都哆嗦,这婚姻算是……哎……发现人常常坐在上帝的位置上规划自己的人生,还要求別人和自己一样,一次次的责罚始终沒有醒悟,任意妄为,嘴里常常说信,其实那都是自己水平里的信,唯有在问题面前才能看到自己的信仰状态。
来到美国之后,以为会过得更好,可是问题还是接踵而来,因着里面的折腾,多次不愿意听话语,读圣经,常常问上帝你真的爱我吗?如果是真的爱我,为什么给我这样的一个体质,心脏疾病加肾炎,长期药没有停过,时不时还得光顾医院。在美国不比在中国,昂贵的医疗费一次都在几十万人民币,前不久病了,住院半个多月,经历了死而复活的过程,不得不暂时停掉银行的工作。生死都是在上帝的主权里,只管经历过程,信靠仰望恩典。所以,一次次经历死而复活的过程,也不断地数算着上帝的恩典,满满的都是感谢感恩。爸爸妈妈后来又走到了一起,在我生病期间,上帝也让我看到父母在问题中的两个背景,妈妈是无神论,爸爸是基督徒,他们各自的工作特別忙。爸爸是律師,来回到处飞打官司,妈妈做产业忙的不得了……但是在问题面前,爸爸里面是平静安稳的,常常一句话就是仰望上帝。妈妈就不一样了,忙碌着到处联系着著名专家,在她认为钱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事,因着爸爸对我这个问题的态度,导致妈妈经常找理由跟爸爸吵架,认为他不够爱孩子,总觉得我们的信仰有问题。其实我自己是特別折腾的,因着这样的一些问题,我质疑我的信仰,回想以前不信主之前,那来这么多问题呀,艰难,痛苦,多次求告主,赐给我死的恩典吧!老爸也常说:“问题越多,恩典就越显多,因为你的里面还有太多未成就福音的部分,因此上帝正做着拯救的工作。”感謝主!每每经历一次,老爸就说:“恭喜你又得胜了”!渐渐地,在过程中看到了妈妈的改变,不再像以前那样捆绑我,压制我,不再阻止我的信仰。更多時候我希望妈妈也能接受这信仰,虽然她不信,但是也看到她在做,每月十一奉献,看到她大额做奉献,也曾问起她,既然不信,为什么还要做奉献呢?妈妈说:“她每次路过教堂就感觉特別放松平安”,但是也因着事业忙碌,她根本就沒有时间去教堂,每天凌晨两三点了,她还在书房处理公司的事务,加拿大美国来回折腾。我觉得妈妈特別可怜,因着贪心和欲望,让她停不下来,被金钱,名誉和权利迷惑,无数次听到她说累,劝她不要做了,钱够花就行了,但她由不得自己的程度上,头脑里连吃饭睡觉都想的是怎么胜过別人,怎样能更强大,看着让人心疼……因此想到,如果不是上帝的拣选,今天的我就和妈妈一样,为那眼见的东西忙碌着,人生也是没有答案的。不能帮助她做什么,也只能默默地为她祷告,祈求上帝的救恩临到妈妈。 
回首过去一路走来的过程和来到美国后的点点滴滴,满满的都是恩典。与妈妈的关系也有了缓和,现在她也不逼着我去她公司了,反而担心我的身体,生怕哪天没了。偶尔有空了,一家人去教堂,她就说只要孩子健康平安,舍弃她所有的她也愿意,她也可以接受信仰,虽然还是在和上帝做交易。在病痛中,自己一度內心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全被眼见的蒙蔽了,却不知道那眼所看不见的才是永恒,渐渐也明白了我的人生是有答案的人生,我的人生是为了见证上帝的荣耀而活,每一天都经历我死基督活的过程,每一天与主接近,在基督里恢复上帝的形象。求上帝怜悯我这个罪人,赐给我感谢赞美的恩典,使我借着各种问题能不断地在基督里与主联合,不再为眼见的忙碌劳累,将我的眼定睛在那看不见的通往永恒的生命之道!
阿们!

(本文章在教会微信公众平台一同发送,可关注微信公众号“客西马尼园”阅读,如有分享可发送至邮箱 该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邮件机器人的保护,您必须启用浏览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Copyright © 2010 bjch(我们素常的盼望——仰望基督!). Powered by Joomla
Template designed by Towfiq I.